ggao

先生爱我,但爱得恭恭敬敬,小心谨慎,我不要。
我自知是你掌上珍宝,可我要先生爱我轰轰烈烈,无人不晓。

【丹云】喜欢你呀❤

今天的🍑☁也公开虐狗了!那就搞个小段子吧kkkk

    
     
    
     
       
      


因为哥哥说柠檬水可以减肥所以丹尼尔去喝了。

可是无论是切片柠檬还是新鲜柠檬泡起来都又酸又苦,嗜糖尼尔想不通这涩涩的味道哥哥是怎么咽了三个月的。

因为哥哥说柠檬水可以使皮肤状态变好,而和哥哥站一起虽然白却总是没有那种反光状态所以丹尼尔去喝了。
  
可是忍住了苦涩勉强喝了七天丝毫变化都没有,熬夜看漫画造成的暗沉却愈发发明显,黑眼圈尼尔想不通哪一步出了差错,为何哥哥身上可以灵验的事情我却不行。

“傻瓜,不喜欢就不要喝呀,”河成云看着委屈地撇着嘴跑来向自己哭诉的桃子,笑意从嘴角蔓延到眼尾,“况且我那三个月简直是非人生活,都不能吃什么东西的,你要真坚持下来了恐怕也要脱层皮,”...而且我....心疼。

“不,我喜欢!哥喜欢的东西我都喜欢。”丹尼尔义正言辞地看着河成云,像是在许下什么庄重的誓言。
 
河成云看着一本正经的傻桃子,眼睛已然弯成月牙,伸出双臂勾过他的脖子紧紧抱住,待那愣住的身躯渐渐反应过来,也缓缓搂住了他的腰。河成云微微拉开些距离,手覆上那人的脸颊,在唇间印上湿漉漉的一吻,
  
  

“那,我喜欢你呢。”

换回黑发妈妈还能再爱500年!!!

证据确凿,劝你们尽快承认。
#现在就曝光
      
      
    
    
   
实名称赞桃桃女士 @雪儿桃 ,我就是来炫耀一下我拥有了桃桃女士的爱💕❤

是。。我的。。爱情。。了呜呜呜呜

敲他妈哦搞昏云吗这肤色差!!

【丹云】三分钟。


相较于绵延数十载的漫长人生,三分钟实在太短太短。短到不能读完一篇推送,不能听完一整首歌,不能品完一杯咖啡,不能讲完一段故事。
 
 
三分钟能做什么呢?
 
 
三分钟能做很多事的。😀
  
 
比如那天,
我走在盛夏烤得炙热的街道上,转角像是命运的救世主降临一般,出现了一家桃粉色的冷饮店,店名也起得讨喜得很,叫作“你的桃子”。我推开门,清脆的风铃应声响起,街巷里的热风从门间吹进又卷着室内的冷气出去,把甜腻的桃香停在了我的鼻尖。店里空无一人,操作间的布帘被掀开,戴着粉色棒球帽帽、皮肤白皙的高大店员探头走出,露出两颗大门牙和其他六颗牙齿,歪了下头笑嘻嘻地冲我说:“欢迎光临!”
 
 
一分钟。
真好听。我感觉我的耳尖有些发烫。
  
  
“请问您需要点什么?”
“嗯。。。。。。。”
我盯着琳琅满目的饮品单发呆,说实话我进来之前没细想过要喝什么,冰的、解渴的,能消去我这一身暑热就足够。柜台的装饰布局实在是太粉,粉到我想偷瞄一眼那位帅气店员的时候,恍惚间觉得他的脸上映着和我一样的红晕。目光交汇又闪躲,我好像听见了他向我介绍他们店的特色,大概说是都由桃子做的,嗯,各种桃汁。
“您喜欢奶油吗?”
“嗯?什么?”我的走神立刻遭到了报应。
“我是说,”他咧开嘴笑得像是他家的桃树全结了又大又甜的桃子,“您要不要试试我们店的新品,绵云蜜桃,上面是一层奶油冰淇淋~”
“奶油冰淇淋?”嗯?消暑利器冰淇淋吗?成云最爱的冰淇淋吗?“好啊!”当然好了,你推荐的,一定很好。
“那您稍等,很快就好~”他咬了下嘴唇,露出屁桃一样的兔牙,这次把眼睛都笑没了。
   
  
两分钟。
不太对。我感觉我的心脏跳得有些太快。
   
   
他转身进入操作间,透明橱窗能够清晰地向人们展示一杯美味的饮品是如何制成的,又或者,一个专心致志(为我?)做一杯饮品的男生有多么大的魅力。
我托着腮,开始用肆无忌惮的目光扫过他的全身,纠缠他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盛开的青春气息透过形同虚设的玻璃橱窗 在我的瞳孔里绽放。我甚至开始肖想那宽广的臂膀能带来怎样牢固又温暖的怀抱。
绵云,蜜桃。成云,屁桃。
噗...太久没谈恋爱的人果然拥有厚颜无耻的想象力啊,真是。

“您的绵云蜜桃好啦!”
  
  
三分钟。
抬起头,我看见他的瞳孔里我的惊慌失措。
 
  
我拿起我的果汁咬着吸管转身就要走,
“欢迎您再次光临,你的桃子~”
 
 
不是梁静茹,是桃子,甜腻可爱白嫩迷人的桃子妖。

  
我转回身到柜台,
“嗯....那个....”我低着头不敢看他,扣着杯子的塑料边,“你...什么时候下班啊?”









*不知道有没有下篇
*图书馆回来觉得时间滴答滴答异常珍贵胡思乱想的
*大概每个人都有记忆深刻的三分钟
*绵云蜜桃也是瞎想的名字

大狗狗和云云是唯二拿针线的,一直问云云怎么缝云云还认真的教~咳嗽那里大狗狗抬头看那一眼真的太太太忠犬了!🍑☁嗑到昏厥!!

【丹云】呼吸


*标题=bgm=我正在听的歌*

 
 
 
戈壁荒漠我一直想和你去看看。看看寸草不生的死亡气息。
你站在沙垄上,阳光从背面照射过来,我看不清你的脸,可灰暗渺小的身影和无限放射的光芒/无限延续的沙丘组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我开始后悔任性说要用眼睛记录旅途风光。
你朝我招手,我向你奔跑,我们追逐,吵闹,啃咬,让细小的沙粒进入我的肠道。

然后突然袭来的风暴将我们瞬间掩埋。

 
我睁开眼,你背对着我睡得安详。
万幸是梦。 

早上我洗了樱桃,看见尼尔在浴室喷定型液抓头发,我笑着把他按坐在马桶上,“你这个发型不好看,一点都不潮,我帮你抓一下~”然后坐在他晨间异常精神的下体上,将嘴里的半颗樱桃连核儿一起送到他温暖潮湿又有我喜欢的牙膏清香的口腔里,缠绵到难舍难分的时候推开他,给他抓头发,再亲一口,再抓一下。

一来二去我发现不对劲。是灯光的问题吗?无论我从左边亲还是右边亲,我都看不清他的脸?
   
 
  
   
不,不对。这不是姜义建。

我又回到了床上。盯着天花板的眼睛开始酸胀的流泪。

  
义建啊,求求你告诉我啊,要怎么醒过来啊?
我不想再做有你的梦境了。不想了!我想要喘气想要畅快的呼吸,我想要开始正常人的生活。

啊!对了!从阳台上跳下去就可以吧?坠落就可以醒来了!




"*下面插播一条新闻速报,**公寓今晨发现一具男尸,目前警方由死者家中布局初步怀疑是因情人意外死亡而殉情自杀....."

时间是洪水猛兽,错综复杂/交织连绵的畸形念头只会随之愈演愈烈。
情动,相恋,猜疑,嫉妒,疯狂。
 
 
就像此刻河成云凝视着倒在血泊里不再反抗的丹尼尔,拔出匕首,轻轻擦拭着上面的血液,释放出一个久违了的 幸福的微笑。